• 佛学笔记

    擦亮镜子

    六祖坛经中提到的神秀和尚和慧能和尚的偈子,一直广为流传,为后人津津乐道。

    神秀是夜三更,不使人知,自执灯,书偈于南廊壁间,呈心所见。偈曰: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而惠能偈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很多人都非常推崇慧能的偈子,认为他当下已见立本性。慧能也确有过人之处,虽不识字,但颇有见第:“欲学无上菩提,不得轻于初学。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智”。对于慧能的智慧,神秀也表示钦佩:“他得无师之智,深悟上乘,吾不如也。且吾师五祖,亲传衣法,岂徒然哉!”

    我私下里觉得慧能和神秀二人的偈子并无高下之别或谁的更殊胜之分,慧能得了顿悟的要领,而神秀则用的是渐悟的方法。人的根器不同,因材施教,根据自身的情况选择修习的方法,这本来也是学习佛法的通常路径。渐悟或顿悟,因乘或果乘,都只是不同的方法而已,只要方法适合自己,精进修习,终将殊途同归,大可不必升起分别心而褒贬其一。这就是为什么“时,祖师居曹溪宝林;神秀大师在荆南玉泉寺。于时两宗盛化,人皆称南能北秀,故有南北二宗顿渐之分”。这一点,六祖也谓众曰:“法本一宗,人有南北,法即一种,见有迟疾;何名顿渐?法无顿渐,人有利钝,故名顿渐。”

    我根器愚钝,天性顽劣,是断不敢想顿悟的,只能勤勉精进,以求次第证悟。其实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一样的,不考虑自身条件,误认为自己聪颖过人,总是想着顿悟,总想走一条捷径出来,急于求成,往往正法未得, 已入旁门。 顿悟固然好,但如果久顿而不悟,恐怕还是要在明镜台前照看一下,如果看不清楚,那不妨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有朝一日,或许会照见真正的自我,拈花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