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国葡萄酒

    德国的“酒圈”

    德国的葡萄酒制造企业也是混圈子的,这点可以通过销售渠道来进行观察。

    一些在市场上口碑较好的酒庄,通常都是尽可能回避商超渠道的。个人消费,拍卖会,星级酒店和高档餐厅等是这些酒庄的主要目标市场。进入商超的,基本都是“Weinkellerei”等酒商。其他知名度低,酒的品质乏善可陈的酒庄,则是尽量争取其他一切空档,如游客,当地的餐馆等。总之,德国不同的葡萄酒制造企业有着自己的市场地位和目标市场,不同“圈子”里的企业的市场很少交叉。

    相关阅读:你的酒瓶里装的是谁的酒

    近几年,由于市场和需求原因,德国的葡萄酒制造企业一直面临较大的生存压力。一些酒庄开始进入超市,侵占了葡萄酒贴牌企业的市场空间,但超市借机以较低成本提升了所售酒品的质量和利润空间,应该是最大的受益方之一。

    相关视频:制造商中的三种人(私人定制版)

    Weingut K F Groebe

    逐渐,德国葡萄酒制造商的圈子开始出现变化,到也没有到混乱的程度。商超在某种程度上是德国葡萄酒制造商市场形象的分水岭。在这场“渠道下沉”的运动中,一些VDP酒庄也不例外,如Weingut K F Groebe和Weingüter Wegeler等,都拿出Gutswein参加肉搏,德国最大的葡萄酒家族企业Legenmüller,也祭出了旗下的Schloss Reinhartshausen品牌在超市中与贴牌企业械斗,归根结底还是迫于流动资金和市场销售带来的生存压力。倒下可能只是瞬间的事情,毕竟活着最重要,但其中的得与失,则很难计量。

  • 德国葡萄酒

    葛海姆拉特“J“(Geheimrat ‚J‘)垂直品鉴速记

    已经是秋日,还略带些夏日的感觉,天公作美,匆忙中我再次短暂造访魏格勒酒庄(Weingüter Wegeler)

    这次因为时间有限,主题是德国国宴酒系列葛海姆拉特“J“ (Geheimrat ‚J‘)垂直品鉴。酒庄主人用来表示欢迎的是葛海姆拉特“J“起泡酒(Sekt),这可是接待国家元首的待遇啦。

     

    开场的是2016葛海姆拉特”J”晚摘干型。这款酒是魏格勒酒庄一直引以为骄傲的作品,我在早先的博文中也做过简单介绍。这款晚摘级(Spätlese)干型酒采用雷司令(Riesling)单一葡萄品种,但却是经过精挑细选,来自产区不同的特级种植园,表现得稳重,干净,又博大,深沉,且性格鲜明,无论在魏格勒酒庄的产品里还是在整个雷司令市场上,都算得上是干型雷司令里的巅峰作品之一。

    都是出自同一酿酒师之手的同门兄弟,201620142012却有着不同的性格,有人更清秀,有人更活跃,有人更内敛,而2008年的葛海姆拉特“J“晚摘干型,大约是岁月的积累,显然已经成为了一个有故事的人。2008年份已经被酒庄选为酒庄年份收藏酒,于2018年开始投放市场。

    魏格勒酒庄起源于莱茵高产区(Rheingau)并逐渐拓展,但提到他们,有一个话题是无法避免的,那就是魏格勒酒庄部分拥有的位于摩泽尔产区(Mosel)的传奇种植园,就是我介绍过的贝恩卡斯特医生种植园(Bernkasteler Doctor)。和葛海姆拉特J晚摘干型相比,贝恩卡斯特医生顶级干型(Großes Gewächs, GG)则呈现了另外一副不同的画面。我无意去比较这两款伟大的作品,更愿意同时欣赏她们。

     

    作为助兴的小插曲珍稀酒窖中的1959年份Lenchen晚摘级(Spätlese)雷司令登场了这款近50年的酒现在的表现力完全不逊于一款优质的珍藏酒(Kabinett),而2017年份罗腾贝格(Rothenberg)枯萄逐粒精选(Trockenbeerenauslese, TBA)则把短暂的造访推向高潮,2010年份贝恩卡斯特医生枯萄逐粒精选(Trockenbeerenauslese, TBA)演出的大轴更是无可挑剔,若不是时间有限,我甚至想要求她返场了。

     

    魏格勒酒庄不愧是雷司令世界的大师级酒庄,像魏格勒酒庄这样能够同时对莱茵高和摩泽尔两个产区都有完美诠释的酒庄也极为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