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国葡萄酒

    卡尔菲兹(Kallfelz)百年纪念款雷司令

    卡尔菲兹(Albert Kallfelz)酒庄推出了两款限量版百年纪念款雷司令,分别出自摩泽尔产区两个优秀的种植园沃土花园(Fettgarten)和 Petersborn-Kapertchen。

    我们之前介绍过沃土花园的一款板岩雷司令。这次卡尔菲兹推出的产自沃土花园种植园的百年纪念款雷司令,是一款干型的晚摘雷司令

    Petersborn-Kapertchen feinherb

    Petersborn-Kapertchen 之前我们没有介绍过,这款雷司令(如图)是一款晚摘级,口感类型做成了精细酸度(feinherb)

    两款酒均采用360mm笛型瓶,橡木塞,柒封。两款就同为手工采摘,采用传统工艺在橡木桶中发酵12个月,再经6个月陈放后灌装,其间倾注了酿酒师的大量心血。

    这两款酒都适合适当陈年后饮用,但我最终还是没有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拿到后就打开了。好酒应该分享,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品尝一下,分享一下品酒体验。

  • 京剧,  文章

    昔日有个三大贤

    昔日有个三大贤

    京剧《珠帘寨》中“昔日有个三大贤”唱段可谓脍炙人口,喜欢京剧的人都爱听,也爱唱。

    这段故事是通过沙陀国王李克用讲述的,故事主体取材于《三国演义》第二十八回“斩蔡阳兄弟释疑,会古城主臣聚义”,但做了加工。剧中李克用描述的是关羽来到古城,在城下唤三弟相见,张飞生疑,怒发冲冠在敌楼质问关羽。而书中则是张飞“随即披挂持矛上马,引一千余人,径出北门”,怒斥关羽无义。故事毕竟是故事,这个唱段中描述的场景是关羽在城下,而张飞在敌楼俯视,与《三国演义》书中不同,但其实也很有空间感和画面感。京剧是带入式的表现,虽然此处没有弟兄相会的表演,只有描述,但仍能使观众在脑海中产生很生动的画面感。马连良先生1923年灌制的唱片中有这个唱段的录音,唱词是“关二爷在城下呼三弟,张翼德在敌楼怒发冲冠”。这两句和余叔岩先生的版本小有区别,只是个人觉得,在城下对应在敌楼,把场景描述得更具空间感,画面更细腻。

    在原板转流水之后,唱段进入了高潮部分。听余叔岩先生的演唱,高亢激越,酣畅淋漓,“三通鼓”的部分近乎快板的感觉,听得人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仿佛自己也是胯下赤兔马,掌中青龙偃月刀一般,恨不得手起刀落,亲斩蔡阳于马前。李克用这段唱所讲述的故事,和三国演义书中出入也很大。李克用唱的是张翼德为关二爷擂鼓助威,而书中则是张飞要求关羽“我这里三通鼓罢,便要你斩来将“,是要求关羽立表忠心。作为艺术作品,李克用所描述的斩蔡阳的场景还是非常生动的,故事性和戏剧性极强。

    <<珠帘寨>> 昔日有个三大贤 马连良演唱

    马连良先生的演唱没有余叔岩先生的高亢嘹亮,据说当时马先生的嗓子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唱得没有那么高,但颇有其个人风格,唱片也非常畅销。初听马先生的这段“昔日有个三大贤”,感觉没有听余先生的过瘾,但几遍听下来,发现马先生对唱词的处理非常细腻。例如他唱的是“古城相会”,再者是老蔡阳的人马“赶到”了古城边,而没有用“来到”,感觉还是很用心地雕琢过了。至于头通鼓时关二爷提到上马,还是二通鼓时关二爷提刀上马倒不是很紧要,并不影响故事。

    这个唱段讲述的时三国故事,但《珠帘寨》并不是三国戏,此处只是李克用借古城会的故事婉拒程敬思的出兵请求,是李克用在讲故事给程敬思听。马先生唱的是“城楼上助他三通鼓”,这样就比较贴切,是李克用以第三人称视角讲述给程敬思听,如果唱成“城楼上助你三通鼓”,采用第二人称,虽然一字之差,那么李克用就入戏了,但观众就出戏了。 经历了五凤楼怒摔段文楚事件后,李克用性格应该也会多少有所收敛,且他是是沙陀国王,身份的原因,和程敬思讲话大概不会非常激动,毕竟他不是说书先生,把绘声绘色地讲故事当作营生。从角色的角度看,这段唱在情绪处理上如果只是讲述故事,而不掺入过的的个人情感,可能更符合李克用的任务身份和当时的场景。在这一点上,感觉马先生的处理还是非常妥帖的,也是我非常爱听马连良先生的“昔日有个三大贤”的原因。

  • 诗词

    千秋岁

    残阳初没,烟雨寥寥堕。星月隐,西风弱。都说今春早,莫把良宵错。酒未醒,曾经空待桃花落。

    夜半对窗坐,心绪任零落。重落笔,轻泼墨。遣诸多旧事,莫道堪说破。西北隅,浮云南雁啼声过。